最近很流行打电话游戏。

如果有真的喜欢你的人打电话跟你说“我爱你”,你以为是玩游戏,不以为意地回了句“谢谢小可爱你是谁?”

如果,你对接电话的人怀有爱意,接电话的人猜不出你是谁,你就会消失。

如果接电话的人猜出来是但他不爱你,你也会消失。

如果接电话的人对你怀有爱意,而你对他没有感觉,他会消失。

“让我最后任性一次,我爱你。”

“就知道你猜不出来……永别了。”

梗如上


  这是一个温暖的午后,阳光斜射入屋内让哥哥我想起了我的爱人的头发,虽然只是单方面的我爱他。哥哥我窝在沙发上,握着手机把手机开机。屏幕的光照亮了哥哥我的眼睛我微微的眯起眼,屏幕上的是哥哥我爱的人,照片是在他睡时偷拍的。照片中他下巴埋入臂弯中,颧骨上的肉因挤压而凸起,噢,该死真他妈的可爱。那双令我心动不已的祖母绿的眸子被密而长的睫毛覆盖住,微微的弯起,感谢上帝幸好他那个时候睡着了,如果他知道哥哥我如此直勾勾的盯着他怕是又要从那张漂亮的嘴里说出奚落的话了。噗我原谅我忍不住的笑出声,噢上帝,他的眉毛也是那么的可爱。我咧了咧嘴无声的笑着,头发好像又长了,下次找个时间再帮他剪下吧,我的笑容突然凝固在脸上,唇间泛起一阵苦涩,如果我没有消失的话。我长久的盯着屏幕深吸一口气熟练的输入07140423解开锁屏,用指尖点开通讯录的页面再点击联系人Arthur,我曾无数遍默念过这串数学记录它的不再是哥哥我的大脑而是我的嘴唇,尽管哥哥我很少使用这串号码,哥哥我用力的按着拨打键从指尖传来钝痛感哥哥我却丝毫不在意,听着手机铃声焦躁的咬着下嘴唇,脑子里思绪万千全都是他的脸,喜悦的,伤心的,生病后虚弱的,与哥哥我对骂后双颊微红的,喝完酒后乱七八糟的……看,他的一辈子哥哥我都参与了进去。

  终于接通了,只是短短的数秒哥哥我却觉得是过了一个百年战争,他没有说话背景音是嘈杂的雨声,哥哥我试探性的喂了一声,他回了一声嗯。呼,看来是本人。哥哥我压抑住颤音嘲笑了一下自己,跟那么多姑娘告白的时候可没见你怯场,他是特别的。我用犬牙用力的咬着口腔内壁的软肉用疼痛感去消除紧张“ Arthur·Kirkland”我顿了顿“Je t'aime”哥哥我大口的喘着气等待着我爱的人给我判刑,是死或是生?他的声音从英格兰海峡传来带着大英帝国的水汽“我知道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手机里传来嘟的忙音,我的心一点点凉透坠入冰窟,因为爱去死,真是符合哥哥我爱之国的称号,我自嘲的笑了笑,咦哥哥我怎么还没消失???

  ……

  此刻哥哥我的爱人正躺在我的身侧,缩在我的臂弯中平稳的呼吸着,清晨的一抹阳光温柔的打在他的身上,映出他身上斑驳的吻痕。噢哥哥我昨晚确实过分了些我怀着得意的心理这么想着。哥哥我低下头抚开他说上柔软的金色短发,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一吻,如同虔诚的信徒亲吻着他唯一的神明。我继续往下亲吻他的双眼,脸颊,鼻尖最后吻上他玫瑰色的唇瓣上,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舔舐着他的唇瓣描摹出它的形状,含住他的下嘴唇允吸着撬开他的齿贝,舌尖划过他敏感的上颚滑过他的齿边,吸走他了的唾液。他醒了过来,像猫一样碧绿的眼睛波光粼粼眼角染上红晕好不色气。哥哥我继续亲吻着他在他口腔里出淫绯的水声,他伸出修长的手臂将手指插入的我发根间抱着我的脑袋。哥哥我凑在他的耳畔看着他从耳根到耳尖都变成艳丽的红色,轻笑着说道“Bonjour, Arthur”

——感谢你看到这——


评论
热度(16)
© 非喻 | Powered by LOFTER